麻豆传媒在线观看视频兄妹蕉谈

周一,当上泽宫醒过来的时候,他瞪着眼睛看着天花板。

现在已经到了平时的起床时间,该准备早饭去上学了,但上泽宫却不想起来,他不知道自己去学校还有什么意义了,他今天准备翘课。

他打开手机,习惯性的打开了推特,在热搜榜上赫然看到了大野源平的新闻。

上泽宫在昨天晚上在殿堂中“杀死”了大野源平的阴影——他潜意识的一部分,他一定会产生某种改变,但官方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目前还没有公布出来。

警方只是公布了他是一个模仿犯的消息,以及他杀人的原因,顿时,整个网络都炸锅了。

最多的还是感到惊讶的评论。

“引起了社会恐慌的家伙竟然是模仿犯吗,真正的犯人竟然还逍遥法外!?这也太恐怖了吧!”

也有一些夸赞警方的评论。

“不管怎么说,警方这次的行动很迅速,如果能够抓到真正的掘墓者就好了!”

还有一些,则是对那些说风凉话的人的声讨。

“看到真相了吗,那些质疑的人都去哪了!?”

“一个个只敢当网络巨人吗,有点担当的话就出来道歉!”

闺房撒欢儿的纯净洁白女孩私房照

评论区的人全都在声讨着之前那些冷嘲热讽的人,除了对他们的声讨外,只有少部分人关心起了菊池桂子和她的家人,为这个女孩的死亡感到惋惜。

“这个罪犯太可恶了,仅因为这种原因就杀掉了这个女孩!”

“这么一个可爱的女孩子死亡了,她的家人一定很难过吧……”

“真希望她的父母能够坚强起来。”

上泽宫看着这些评论完全得不到任何的安慰,心情没有任何的波动。

他掏出了口袋中的那张紫色的牌,看起来神秘且深邃,就像是一个礼物一般。

【秘宝卡片,星币一:菊池桂子年幼的意识体,是留给大哥哥的一件珍贵的礼物。】

这张牌和之前的秘宝都不一样,这是塔罗牌中的小阿卡那牌。

塔罗牌由22张大阿卡那牌和56张小阿卡那牌组成,可分别使用进行占卜,也可将78张混合共同使用进行占卜。

小阿卡那牌分为【权杖】【星币】【圣杯】【宝剑】四大类,就像是扑克牌的四种花色一般,分为一到十,以及四张侍从、骑士、皇后、国王组成的人物牌,一共有56张牌。

小阿卡那牌是用来补足大阿卡那牌不足之处,是为了更进一步去探寻命运的真相。

例如菊池桂子留给上泽宫的秘宝卡片,星币一。

牌面的图形是云端中伸出一只捧着金币的手,下面是花草繁盛的庭院。

上泽宫知道塔罗牌的释义。

金币代表人间最实际的东西,包括金钱,财富与身体等,暗示着星币首牌不只有关物质,也可以延伸到精神层面,象征着富足与安全,它代表一个崭新的开始,或是某种状态中新局面的开端。

这是一张很好的牌,上泽宫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昨晚听了枫的那些话,在上泽宫脑海中,菊池桂子幼小的身子逐渐和枫的殿堂中那个被关在监牢中的身影重叠。

枫从来没有对上泽宫说过任何一句求救的话,但是上泽宫在她的殿堂中时,那个代表她潜意识的小小身影是朝着上泽宫伸出了手的。

这代表着她的内心是想要求救的,渴望有一个人伸出手来拯救她,让她摆脱这种傀儡式的生活。

上泽宫并不是什么老好人,但是他不想要看到枫殿堂中那个孩子遭受和菊池桂子同样的悲剧,更何况,现在已经确认了枫是持牌者,这样一来,上泽宫更有去拯救枫的理由。

等到下次再见的时候,一定要进行对枫的殿堂的攻略计划……上泽宫下定了决心。

但现在有一个难点,上泽宫还没有觉醒人格面具,想要对殿堂进行攻略,他必须要有一个觉醒了人格面具的同伴同行。

枫在工作日的时候,是九条枫华的奴隶,一直默默的跟在她身后推着车,形影不离。

当枫在休息日的时候,她又是福音教的圣女,呆在教堂里面为蛊惑教徒出力。

上泽宫找不到有什么好办法带着结城赤音和吉田咲接近她。

不对,是有着方法的,那就是非人协会的活动室!

只要让九条枫华来到活动室,他就能够和吉田咲一起进行攻略殿堂。

上泽宫想到这一点,翻身起床,准备不去学校,直接去九条集团找九条枫华。

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一个电话直接打了过来,是岩永琴子。

“琴子,有什么事吗?”上泽宫问道。

“我现在在你家门口,给我开门!”岩永琴子中气十足的喊道。

什么鬼?大早上的不去上课来自己家干嘛?

上泽宫起身,随便穿了一身衣服,走到大厅,这里果然有敲门声响起。

上泽宫打开门,门口站着的人正是岩永琴子,她鼓着脸把手杖放在台阶上敲击着,一副等得不耐烦的样子。

她在五分钟前就敲过门了,但敲了门却没有人答应,这让她有点不爽。

岩永琴子不满地道:“太慢了,你太慢了,该不会大早上的在忙着处理自己的晨拨问题吧!”

这家伙又开始说黄色段子了,上泽宫看着她一身洋裙的打扮,无语地问道:“今天是周一,你不去上课来我这干什么?是来展示你性知识有多么丰富吗?”

“现在哪还有时间上课啊,我已经用我身体不适的理由请假了!”岩永琴子眼神坚定地道,“在把真正的掘墓者绳之以法之前,我是不会停下来的!”

岩永琴子昨天晚上本以为自己会救下菊池桂子,得意洋洋的给上泽宫打电话,却从他的口中听到了桂子已经死去一天的噩耗。

她感到十分的愧疚,认为在上泽宫正伤心的时候自己打了这个电话,会让他对自己心生不满。

虽然上泽宫没有这样想过,但这种心情在琴子的心里挥之不去,她化悲痛为动力,心中憋着一口气,为了找回面子,她一定要让连环杀人犯掘墓者被抓到!

“在这种情况下,你的病号身份还真有用啊。”上泽宫吐槽了一句。

岩永琴子命令道:“你不是和九条枫华那家伙关系不错吗,你也给我请假!我需要你跟我去一个地方!”

上泽宫本来就有旷课的念头,他顺口问道:“要去哪?”

“第二个掘墓者的受害者所在的地方!”岩永琴子说着已经拉起了上泽宫的手,“别说了,快上车!”

xs1234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