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映画视频合集下载

“呗~”

‘雪羽鸮贝’张开洁白的双翼,在空中不断盘旋。

真·雪羽鸮客痴痴的看着那个身影,它更加确定了自己其实是一只癞蛤蟆的事实,豆大的泪珠在啪嗒啪嗒的落在浮冰上。

“雪…”凯萨尔无奈之下只好先把他收回了宠兽空间。

邵子峰见凯萨尔处理完雪羽鸮客的事情,对李一鸣喊道:“可以开始了。”

李一鸣深吸了一口气:“炮钳龙虾,水瀑。”

“呷!”

得到命令的炮钳虾兵干劲十足的举起了炮钳。

它两只凸起的眼睛里流转着淡蓝色的元素光泽,肉眼可见的元素波动往外扩撒。

轰!

脚下的浮冰震颤了一下,后面的海面突然隆起巨大的鼓包,直接把他们站立的浮冰顶了起来。

“卧槽卧槽!”

草帽少女阳光明媚的田园捕虫日

“啊…”

突然传来的失重感让几人脸色大变,只感觉身体顺着冰块飞快的下滑。

“藤蔓!”

“炮钳虾兵,快…”

嗖!

几条藤蔓飞快的缠住了几人的身体,并且紧紧的箍住了下面的巨冰,与此同时炮钳虾兵也取消了技能,隆起的海面轰然塌陷,巨型冰块狠狠的拍在了海面上,溅起的水花泼洒在浮冰上,把几人浇了个透心凉。

浮冰还在起伏不定的摇晃着,几人只能紧紧闭上眼睛,抓着手中的藤蔓。

片刻后,摇晃的浮冰慢慢平静下来,几人坐起身来彼此看着对方。

“对不起,我…”李一鸣有些愧疚的低下了头,炮钳虾兵站在主人旁边,不断给众人鞠躬。

邵子峰看着几个如同落汤鸡的同伴,突然笑了起来。

李一鸣挠了挠头,有些不明所以,但是见邵子峰笑,他也跟着傻笑。

几人相视一眼,看着彼此狼狈的样子都乐了。

看着他们的笑脸,邵子峰的心仿佛被触动了,这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他想起了上飞机前于小鱼跟他说的话。

‘你不是一个人,尝试着相信他们,也给自己一个机会。’

也正是这句话才让他从始至终都没有召唤自己的宠兽,而是选择几个人配合着行动。

于小鱼虽然没有明说,但是邵子峰知道她是什么意思。

自己一直以来都太独了,独到他从来没感觉自己跟他们是一个团队,因为他认为自己可以做好的事情不想麻烦别人。

借着这次的机会,他想尝试一下,从目前来看,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队长你笑了。”

这时,李伊人打断了他的思绪。

邵子峰笑眯眯的看着她:“说得我好像很严肃似的。”

“不不不。”李伊人摇了摇小脑袋,一脸认真的说道:“这个不一样,这是我见你这么久第一次露出人笑。”

邵子峰脸一黑,这说的是人话?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是对人露出宠兽笑。”

“行了。”邵子峰伸手敲了敲李伊人的脑袋:“别瞎捉摸了,我们再来一次,赶在日落前到达海岛。”

站在巨大的浮冰上,邵子峰看着太阳落下的方向:“有没有信心!”

“有!”

“呷!”

轰!

话音刚落,海面再次隆起,他们脚下的浮冰再次被托了起来。

“卧槽,炮钳虾兵,我们还没准备…咕噜咕噜”

……

当残破不堪的浮冰到达海岛时,一轮弯月已经挂上了天幕。

几个人拖着疲惫的身体爬上沙滩,然后像死猪一样躺在了细软的白沙上,向南双目无神的看着无云的夜空:“活过来了。”

相较于几人的体质,经过几次强化的邵子峰无疑好上许多,他从沙滩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细沙。

听到动静后,精力旺盛的胡世武第一个爬起来:“队长你干嘛?”

“你们先休息吧,我去找些干柴回来生火。”说话间空间裂缝缓缓展开,牙牙亲昵的蹭了蹭邵子峰。

邵子峰拍了拍它的大脑袋,蹬着它身上凸起的岩石爬了上去:“你们别乱跑,等我回来。”

沉重的脚步声中,牙牙载着邵子峰朝海岛上的密林跑去。

看着他的背影,向南咬了咬牙站起身来。

“我去周围探查一下情况,顺便打点猎物回来。”说着他的瞳孔变成了惨白色,身影表面缠绕着黑烟,慢慢隐没在空气中。

凯萨尔想了想:“找水。”

说完他也召唤出了新的宠兽,一只浑身缠绕着黑烟的鸟落在了他的臂膀上,凯萨尔对几人点了点头也离开了。

胡世武看了看李伊人,又看了看李一鸣,总感觉自己呆在这有些不自在。

他眼珠转了转想到了说辞。

“你们在这等队长他们回来,我去和睡眠兰花找找有没有果子,万一向南找不到食物,我们不至于饿死。”说完一溜烟的跑远了。

转眼沙滩上只剩下两人。

李伊人坐了起来,她精致的下巴放在膝盖上,抱着双腿出神的看着白色的浪花。

清幽的月光挥洒在白色沙滩上,李伊人的发丝在夜风中轻轻浮动,在月光下显得娴静而美好。

李一鸣也想去做点什么,但是又不放心妹妹。

他有些坐立不安:“伊人,你有什么心事吗?”

“没有啊。”李伊人双目似乎没有焦距,嘴角却带着甜甜的笑容:“突然多了这么多有意思的朋友,很开心呢。”

“哦。”

看到妹妹的笑容,李一鸣的心也慢慢变得平静,他坐在妹妹身边看着远处的浪花:“我也是,很开心。”

沉默了片刻,李伊人突然出声问道:“李一鸣,你对未来有什么规划吗?”

“未来?”

李一鸣脸色有些错愕,有些不明白李伊人为什么会谈起这个。

“是啊,未来。”李伊人转过头直勾勾的看着他:“你难道就一点都不想知道我们父母的事情吗?”

“我们的父母不是早就…”

“死了是吗?”李伊人的目光重新看向天海相交的夜空,片刻后突然开口道:“你知道邻居大叔姓什么吗?”

“大叔不就姓…”

李一鸣张了张嘴却怎么也说不出他姓什么,因为从他们记事起就一直称呼对方大叔。

记忆中那个无比熟悉的大叔突然变得陌生了起来,这让李一鸣的心情莫名变得很烦躁。

xiazaitxt

Tagged